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据北京朝阳法院,2022年6月1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吴亦凡强奸、聚众淫乱一案。因涉及被害人隐私,案件依法采取不公开开庭审理方式。法院将依法择期宣判。

此前,网友都美竹的爆料引起舆论哗然,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公然挑战法律底线的吴亦凡最终也自食恶果,被朝阳警方依法刑拘,目前正待在看守所里吃“大碗牢饭”。

据@平安北京朝阳 ,2021年8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对犯罪嫌疑人吴某凡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

此前警方通报: 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等有关情况,经警方调查,吴某凡因涉嫌强奸罪,目前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

此前,网友都美竹爆料,称某明星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与他发生关系,受害者包括其在内超8人,甚至还包括未成年女生。

而吴亦凡对此则表示了否认,称“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并表示,“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我会自己进监狱”。为此,吴亦凡被十余个代言品牌解约。

吴亦凡、都美竹各执一词,均坚称对方说谎,而网络上的截图爆料一个接一个,让人看不清真假。

2021年7月22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朝阳警方获悉,针对网络上流传的说法,警方经调查,确认吴亦凡经纪人曾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聚会,被收手机后,10余人共同玩桌游饮酒,酒后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留宿,并发生性关系;今年6月,都美竹为提升自己网络知名度,先与朋友在网上进行炒作,后与网络写手共同策划,并由网络写手撰写“决战”千字文进一步炒作;期间,有诈骗嫌疑人冒充受害女性、都美竹及吴亦凡工作室,分别与吴亦凡、都美竹双方进行沟通,索要300万元钱款,而实际上吴、都二人就此事并未直接联系。

从6年前的小G娜到如今的都美竹,从当红流量明星变成“弃子”,其中还有何爆料之外不为人知的细节?梳理吴亦凡事件全时间线>>

目前,该诈骗嫌疑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2020年12月

吴亦凡与都美竹唯一一次见面 曾发生性关系

据警方调查,2020年12月5日22时许,冯某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期间,参加人员手机被收走,统一保管。10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性关系。发生关系时,都美竹已经满18周岁。

当日下午,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

12月8日,吴亦凡给都美竹转账3万余元用于网络购物。前几天,二人里联系较为密切,此后至2021年4月期间,二人保持微信联系。

2021年4月后,因吴亦凡拒不回复都美竹微信,都美竹感到自己被冷落。6月,都美竹开始在网上发布与吴亦凡相关信息后,吴亦凡将其微信删除。

2021年6月至7月

都美竹为提升网络知名度开始炒作 “决战”千字文系网络写手撰写

据警方调查,2021年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亦凡交往过程以提升网络知名度,遂由刘某文于6月2日以“刘美丽同学_”发布都美竹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

6月3日,吴亦凡发文称“没有一片雪花是清白的,糊凡又让大家娱乐了一整天,希望你们所有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当日,都美竹发文:“就这样吧,各自安好吧。”

7月8日至7月11日,都美竹跟进发布3篇炒作博文。其中包括都美竹称吴亦凡与其交往期间,和自己周围的许多女生有染;都美竹称自己准备报案;都美竹称有未公开证据。

7月13日,网络写手徐某为谋取利益,主动联系都美竹,经商议后,共同策划并由徐某撰写“决战”等10余篇文案,7月16日起由都美竹通过账号陆续发布。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前期发布的博文为都美竹账号带来大量粉丝,在徐某找到自己后,都美竹便邀请徐某来北京,继续为自己进行包装。

而徐某也曾向警方表示,其看到都美竹涨粉挺快,认为只要自己帮她包装,都美竹未来肯定能成为大网红,到时候自己还可以当她的经纪人。

根据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在网络上流传最为广泛的“决战”千字文,系徐某与都美竹通过网络聊天内容为素材,再包装、编撰而成。而都美竹提供的“素材”其中却包括他人虚构的内容。

2021年6月至7月

幕后“操纵者”分饰三角进行诈骗

2021年6月,仅有初中文化的23岁男子刘某迢看到都美竹和吴亦凡的网络信息后,产生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

随后,刘某迢虚构女性身份,以曾被吴亦凡欺骗感情欲共同维权的名义骗取都美竹的信任,并使用昵称为“DDX”微信号与都美竹联系,获取都美竹与吴亦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

7月10日,刘某迢利用获取的信息,先是冒用都美竹名义向吴亦凡工作室发送邮件,声称要网曝吴亦凡黑料。在与吴亦凡律师取得联系后,向吴亦凡方以双方达成和解为名,索要800万元赔偿。最终,谈到300万元。随后,刘某迢将自己和都美竹的银行账户一并发给吴亦凡律师,意图让吴亦凡律师将300万元,分别转至两个账户中。

7月11日,为暂时平息事态,吴亦凡母亲分两次向都美竹账户转账50万元。而这50万元在都美竹眼里,是吴亦凡“莫名其妙”打过来的“封口费”。

50万元钱款全进了都美竹的账号,刘某迢见自己未得到钱款,便继续冒充都美竹,向吴亦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

2021年7月17日

都美竹控诉吴亦凡让其签“认罪书” 吴、都二人实际从未直接联系过

随后,刘某迢假冒并使用“北京凡世文化传媒”微信号,自称系吴亦凡律师,与都美竹协商达成300万的和解赔偿,否则索回50万元。

都美竹同意退款后,刘某迢冒充吴亦凡律师,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名改为“seven”提供给都美竹。因支付宝限额原因,都美竹陆续向该账号转账18万元。

至此,吴亦凡律师认为其已经给了50万元;而都美竹则认为,吴亦凡先是莫名其妙给自己转账了50万元,又以签署“认罪书”为要挟,索回钱款。

7月17日都美竹在网络上晒出转账记录,并控诉吴亦凡让她签“认罪书”。

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而在整个过程中,吴亦凡、吴亦凡律师和都美竹都从未就此事建立过直接联系。双方所谓的“联系”,都是刘某迢为实施诈骗,利用“DDX”、冒充都美竹微信及冒充吴亦凡工作室而来的。期间,刘某迢与都美竹在联系的过程中,因怕暴露自己男性身份,均只使用文字进行沟通。

2021年7月18日

吴亦凡母亲报警称遭敲诈 “操纵者”被警方抓获 其余网曝行为仍在调查中

2021年7月14日,北京朝阳警方接到吴亦凡母亲吴某报警,称遭到都美竹敲诈勒索。当时警方依法进行了受理和调查,工作中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迢,并于2021年7月18日在江苏省南通市将该人抓获。

刘某迢被抓获后,对其诈骗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该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同时,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朝阳警方了解到,到目前为止,都美竹本人,及网络上所有控诉吴亦凡“迷奸”等事的事主,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向警方进行报案。

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顶流”吴亦凡坠落:9年星途背后的资本进退

7月31日,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等有关情况,经警方调查,吴某凡因涉嫌强奸罪,目前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

都美竹爆料前,吴亦凡是娱乐圈当红明星的流量担当。而后,吴亦凡身上数不清的光鲜标签被迅速剥离,再次成为丑闻的主角。

2012年作为韩国EXO组合成员出道,至今,吴亦凡走过九年“星途”。贝壳财经梳理过往信息注意到,自进入国内娱乐圈后,吴亦凡一路不乏“贵人”护航。并多次顺利度过负面舆情。

而这一次的丑闻没有放过他。事发后,等待他的只有国内外各大品牌的“分手信”,紧急划清界限撇清一切关系,甚至抹去曾经“交往”的痕迹,清扫相关宣传记录。

五年前后,形势剧变。吴亦凡也成功从“顶流”走到资本“弃子”。

借力“京圈大佬”获高起点

轨迹要从7年前追溯。贝壳财经注意到,吴亦凡自进入国内娱乐圈后便一路有资本“护航”。

吴亦凡并非中国籍,2014年,四个知名EXO组合成员陆续解约到中国发展,随后“归国四子”的说法流传至今。

当年5月,距离EXO演唱会一个星期,吴亦凡突然提出解约。到中国一个月内,吴亦凡迅速开始了新事业,以男主角身份加入徐静蕾执导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这部电影由“京圈灵魂人物”王朔担任编剧,2015年初上映,吴亦凡的电影首秀可谓起点不低。

2015年,吴亦凡加入另一名“京圈大佬”冯小刚监制的电影《老炮儿》,搭档冯小刚、张涵予、许晴、李易峰等,电影由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发行。同年,吴亦凡还推出了个人单曲。

2016年4月,由乐华娱乐、福建恒业影业有限公司等制作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宣布当年8月上映,吴亦凡、韩庚等任主演。6月,吴亦凡搭档刘亦菲主演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宣布7月定档。

吴亦凡“归国”之后至这一时期,演艺事业可谓顺风顺水。

2016年6月,吴亦凡深陷与多女子发生关系的传闻,网红小G娜曝光了和吴亦凡的亲密照,引发网络热议。

然而,当时只被当作一则重磅娱乐新闻,很快就平息下来,女主角小G娜被网络攻击,吴亦凡公开的演艺和商业活动看上去则未受影响。

耀莱联结起的资本链

五年前的平安“渡劫”是偶然的吗?

贝壳财经回溯过往公开信息注意到,2016年6月16日,即在前次丑闻曝光数天内,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香港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达成了委托协议:吴亦凡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广告、电影等演艺事务,将由耀莱影视全权代理和全面负责,并肩负维护此间衍生的各项演艺人员合法权益的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耀莱影视的实控人是綦建虹。綦建虹曾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是耀莱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同时控股北京耀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耀莱投资有限公司等众多企业。

作为吴亦凡背后的新晋“金主”,綦建虹的资本布局不止在耀莱相关的公司,其还是耀莱影视母公司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6.35%。

文投控股的背后,还涉及大股东北京君联嘉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利益,冯小刚、张国立、李冰冰、黄晓明等多位明星均为该公司持股3%以上的股东。

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简言之,吴亦凡的变现能力,与耀莱影视、文投控股,以及与此相关的股东们都密不可分。

吴亦凡与耀莱影视“捆绑”后,舆论也在此时调转风向。社交网络上,许多声音力挺吴亦凡,最终,该次事件不了了之,丑闻风波没有阻碍到蒸蒸日上的事业,此后,吴亦凡主演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等顺利上映。影视、综艺邀约不断,还主演了郭敬明执导的电影《爵迹》,在周星驰监制、徐克执导的《西游伏妖篇》中担任男一号。

很快,吴亦凡跻身2017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年收入达1.5亿元,此后的2019年、2020年,均位列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名。

这期间,与綦建虹关系密切的成龙也助推了吴亦凡的事业。作为耀莱影视长期签约艺人、綦建虹好友、商业伙伴,同时作为“港圈”核心人物,成龙的提携加大了吴亦凡成为顶流的砝码。

在成龙与武汉设计工程学院联合办学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演技不算精湛的流量偶像吴亦凡成了表演专业的客座讲师。此前担任该学院客座教授的有冯小刚、张国立、徐帆等人。

至都美竹事件爆发前,吴亦凡参演的电影不下10部,其中7部是主演。

深度绑定爱奇艺、腾讯视频等视频平台

吴亦凡的顶流之路,也离不开国内大型视频平台的支持。

2017年6月,吴亦凡加入爱奇艺自制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一句“你有freestyle吗”成为全民皆知的流行语。

此后,吴亦凡被爱奇艺签约做首席会员非凡体验官。

2019年,爱奇艺推出的《潮流合伙人》,由吴亦凡担任主理人。爱奇艺自制的S+级说唱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国新说唱2019》《中国新说唱2020》,均邀请了吴亦凡加入。吴亦凡作为这一系列综艺的导师、明星制作人,与爱奇艺深度绑定。随着综艺话题的持续走热,吴亦凡的人气更升一层。

另一家功不可没的头部视频平台是腾讯视频。2021年2月6日,腾讯视频官宣了包括吴亦凡在内7位代言人。此前,吴亦凡曾在由腾讯视频等出品的《潮玩人类在哪里》中担任潮流发起人,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的《冷血狂宴》中担任主演。2020年腾讯视频综艺节目《创造营2020》第三期,吴亦凡受邀特别出演,一场节目集齐了“归国四子”中的三位。

更早前,2019年11月,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三家影视公司出品的S+项目《青簪行》官宣了演员阵容,吴亦凡作为主演参与。该剧改编自侧侧轻寒的小说《簪中录》,于2019年开拍,2020年7月杀青,今年4月19日通过审核取得发行许可证。如果一切顺利,《青簪行》原本将于今年内在腾讯视频播出,这也是吴亦凡的电视剧首秀。

直到7月19日,丑闻事件持续发酵,腾讯视频官方发博表示,向吴亦凡方进行了品牌代言人合作撤销告知,已与吴亦凡方终止了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

商业价值一夜坍塌

影视剧片酬、商业代言,只是艺人收入的一部分,吴亦凡也曾尝试通过开公司、搞投资来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

企查查显示,吴亦凡共关联4家企业,其中存续状态仅1家,为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持股比例为99.99%,法定代表人为其表哥吴林。其余3家显示已注销,注销时间集中在2020年6月至9月,此前吴亦凡持股比例均为99.0%及以上。

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2018年底,吴亦凡和小米生态链企业推出个人品牌A.C.E。,品牌运营主体为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吴亦凡担任品牌董事、总经理和创意总监,直接持股45%。

此前,吴亦凡已与小米建立了代言关系,2017年11月,小米创始人雷军还参加了吴亦凡生日会,并送给他一部小米note 3吴亦凡限量版手机。

不过,个人品牌A.C.E。的创业成绩并不突出,运营不足5个月后吴亦凡退出股东行列。接替加入的有天津米小福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泛音堂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后两者中,一个由吴亦凡表哥吴林出资80%,一个则为吴亦凡实际控制公司。

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2020年,吴亦凡还成立了音乐厂牌20XXCLUB,今年5月,发行了成立后的首支单曲《翱翔》。

此外,吴亦凡在2021年5月4日成立20XX Racing车队,并宣布加盟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关于音乐厂牌和车队的运营,目前还没有拿出出色的成绩。

昔日“金主”力量溃散资本“弃子”还能走多远?

2018年起,吴亦凡背后以綦建虹为核心的资本关系开始动摇。这位昔日在文艺圈举重若轻的人物,因借款纠纷等问题,先后被北京、唐山、成都、杭州等多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股权被冻结。

今年3月1日,文投控股公布称,依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耀莱文化持有的公司2.82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票已于2021年3月1日完成划转,股份受让人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厦门信托-汇金1667号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次股份过户完成后,耀莱文化持股比例降为1.14%,厦门信托持股比例15.21%。

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换言之,耀莱文化与文投控股及其背后股东的关联已经断裂,綦建虹和他的耀莱也辉煌不再。

昔日“金主”力量溃散,除了自主创立的公司和品牌,支撑吴亦凡的主要是他身上顶级的流量,和依靠流量引来的品牌资本。

都美竹事件爆发,“诱奸”等指控已上升到法律领域,随后众多网友纷纷自曝关于吴亦凡私德不修的证据。这一次,无论从品德还是法律角度看,吴亦凡的“路人缘”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流量之力随之削减。

在北京警方通报之前,考虑到品牌形象,48小时内吴亦凡代言的各大品牌纷纷出来划清界限。

包括路易威登、保时捷、宝格丽、兰蔻、欧莱雅男士、韩束、滋源、得宝、王者荣耀、腾讯视频、立白、云听App、华帝、康师傅冰红茶、良品铺子等国内外知名品牌,共同选择了明哲保身。吴亦凡不仅将失去代言收入,还可能面临巨额赔偿。

当流量失去资本,还能走多远?

在娱乐圈粉丝文化盛行的当下,或许不得不考虑粉丝后援团的力量。2018年11月吴亦凡28岁生日之际,发布了个人首张音乐专辑《Antares》,全球上线后短短五个小时,便在美国iTunes四个榜单中位列第一,在“百强歌曲榜单”的前十名中占去七席。此番粉丝“刷榜”引来众多国外网友质疑,这一事件也多次登上热搜榜。

截至7月29日上午,吴亦凡在明星超话排名72,与其曾经的顶流地位不再匹配。不过,依然不乏支持他的粉丝,超话置顶称“特殊时期,希望大家保持淡定坚韧心态,不信谣,不传谣,擦亮眼睛明辨是非……”还有粉丝表示“等你回来”。但究竟有多少粉丝的支持,才能将一个人再次捧至顶流,无法量化。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0')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