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6月公共财政收入表现相对较好,反映随着疫情减退和经济修复,财政端还是有一定弹性的。财政支出中的基建投资占比也再次回升。根据前期匡算,政府性基金预算预计将有1.5万亿元“缺口”,这部分缺口基本可通过现已落地的政策性银行增量政策工具补足;但倘若缺口进一步扩大,则需要关注是否有其他增量工具的谋划。

和经济指标表现一致,6月公共财政收入企稳回升。可比口径下增幅由负转正;自然口径下下降10.5%,较前值的-32.5%降幅明显收窄。不过1-6月财政收入进度仍然为近年同期的最低水平,1-6月自然口径下公共财政收入累计同比-10.2%,显著低于年初预算数3.8%。除疫情外,影响因素还包括二季度连续三个月的大规模留抵退税,共计17222亿元。支撑项主要是非税收入,上半年全国非税收入增长18%,其中中央非税收入增长53.2%,增量主要来自原油价格上涨带动石油特别收益金专项收入增加、按规定恢复征收的银行保险业监管费收入入库等;地方非税收入增长15.5%,其中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增长29.6%,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增长49.6%,主要与地方多渠道盘活闲置资产,以及矿产资源有关收入增加有关。

退税之前,6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当月同比增速5.3%,在4-5月连续两月的负增后首次转正,这一增长主要来自5月经济好转的滞后反映。从5月经济数据和财政数据可以看到,在5月经济数据已较4月略有回升的情况下,5月财政收入增速依然继续回落,反映了经济和财政数据之间的时滞。

退税之后,6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当月同比增速-10.5%,较前值的-32.5%明显收窄,盖因6月留抵退税政策已接近年内尾声,6月单月留底退税规模也较5月收缩了约1700亿元。

然而,尽管两种口径下的收入增速在6月都有明显的回升趋势,但1-6月的收入进度50.1%依然为近年同期的最慢水平,一方面来自留抵退税政策,二季度共计17222亿元的大规模留底退税是以冲减收入的形式存在的;另一方面来自疫情冲击下带来的税收收入增速放缓。

在税收收入增速下行的年份,往往非税收入需挑起对冲收入下行的重担,6月非税收入同比增速33.4%,拉高全国财政收入6.5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进度的主要支撑项之一就来自非税收入:1-6月全国非税收入累计同比18%。其中,中央非税收入累计同比53.2%,增量基本来自特殊增收,主要是原油价格上涨带动石油特别收益金专项收入增加、按规定恢复征收的银行保险业监管费收入入库等拉高中央非税收入增幅45.4个百分点。地方非税收入累计同比15.5%,其中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增长29.6%,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增长49.6%,两项合计拉高地方非税收入增幅12个百分点,主要是地方多渠道盘活闲置资产,以及矿产资源有关收入增加。

分地区看,上半年可比口径下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4.7%。东部地区中,福建增长6.7%、山东增长6.3%、浙江增长4.2%,保持平稳增长。广东6月份增长8.9%,上半年累计小幅下降0.5%,降幅比1-5月收窄2.5个百分点,收入于6月有所回升。中西部地区中,山西、内蒙古、陕西、新疆主要受能源资源类行业增收带动,分别增长44%、49.4%、34.7%、40.9%,持续保持较快增长态势。

最后综合来看,上半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可比口径下累计同比3.3%,自然口径下累计同比-10.2%,后者远低于年初预算增速的3.8%,全年公共财政收入低于预算数的概率较大,但目前的财政存量政策工具大概率可以弥补这一缺口,详见我们前期报告《扩张性的延续:2022年中期财政政策展望》。

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

主要税种方面,6月国内增值税自然口径下同比较4-5月的-124.7%、-124.4%收窄至-56.8%;可比口径下同比较4-5月的-3.8%、-14.8%收窄至-1.9%,主要是工业增加值、服务业生产指数等相关经济指标逐步改善。个人所得税也表现良好,6月同比增速10.5%,拉高财政收入0.6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个税除3月外表现均有一定韧性,其中工资薪金所得税保持较快增长。国内消费税则表现相对平淡,尽管6月消费税同比增速回升18.3个点至6.2%,但主要依赖低基数影响,复合增速较前期小幅回落。企业所得税是6月四大主要税种中表现最弱的一项,在低基数之上同比增速依然回落了0.5个百分点至-0.2%,一是目前中小型企业景气指标仍低,二是2021年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缓缴税费政策在今年继续延续。

由于6月财政收入受到5月经济修复的滞后影响,且6月留抵退税政策进入尾声,6月的国内增值税绝对规模在经历了4-5月的负收入后终于转正,自然口径下对应增速也较4-5月的-124.7%、-124.4%收窄至-56.8%;可比口径下对应增速较4-5月的-3.8%、-14.8%收窄至-1.9%,主要是工业增加值、服务业生产指数等相关经济指标逐步改善。

6月个人所得税同比增速由前期的-5.7%上行至10.5%,1-6月累计同比增速由前期的8.3%上行至8.7%,表现相对良好。今年以来,除3月外的个税表现均有一定韧性,财政部对此表示个税中的工资薪金所得税保持较快增长。

国内消费税则受疫情影响表现较为平淡,6月消费税同比在低基数因素的影响下快速回升18.3个点至6.2%,但复合增速较前期的3.3%小幅回落至1.0%,应来自5月消费行业受到冲击的滞后反映。上半年合并来看,考虑到年内消费行业受疫情冲击程度相对较大,1-6月国内消费税累计同比录得9.8%这一增速仍属相对有韧性,这一点或与消费税和经济数据中的消费分项口径差异有关。此外,受6月消费增速回升影响,7月国内消费税增速有望进一步回升。

企业所得税是6月四大主要税种中表现最弱的一项,在低基数之上同比增速依然回落了0.5个百分点至-0.2%。一方面是中小微企业仍受冲击,5月PMI中小型企业分项均在荣枯线之下,另一方面去年的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缓缴税费政策在今年也得以延续至二季度。这一点或也是今年上半年企业所得税均表现偏弱的部分原因。

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

6月土地与地产相关五项税种合并增速在5月企稳基础上进一步回升了13.1个百分点至-4.5%,其中土地增值税较前期大幅回升了39.4个百分点。外贸环节相关税种则表现较为平淡,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较前期下行7.3个百分点至5.7%,反映了同期的内需偏弱。车辆购置税6月当月下降39.8%,不过其中包含了减税规模71亿元,可比口径下车辆购置税6月增速为-18.0%,较4-5月-53.4%、-31.5%进一步收窄,与汽车领域快速恢复的产销数据是匹配的。

其他税种方面,由于5月地产系指标初步企稳,6月土地与地产相关五项税种合并增速进一步回升13.1个百分点至-4.5%,较前期明显收窄。其中,房产税拉高财政收入0.3个百分点,城镇土地使用税拉高财政收入0.2个百分点,耕地占用税拉高财政收入0.3个百分点,均为正贡献。而土地增值税虽仍录得负增区间,但其当月同比增速较前期大幅上行39.4个百分点至-1.1%。换言之,6月土地与地产相关税种中主要是契税表现较弱。当然,考虑到6月当月的地产系指标仍然承压,预计7月土地与地产相关税收大概率会继续下行。

对于进出口环节相关税种,三项税种均表现较为平淡。出口方面,尽管5-6月出口表现依然较强,但外贸企业出口退税增速仍较前期小幅下行2.8个百分点至9.4%,扣除基数因素后的复合增速也仅较前期小幅上行2个百分点至6.2%,综合来看较为平淡。进口方面,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较前期下行7.3个百分点至5.7%,反映了同期的内需偏弱。关税降幅有所收窄,同比增速较前期上行1.6个点至-9.8%。

车辆购置税受经济影响也相对较大,一是前期汽车产业链的冲击仍在,另一方面是减半征收车辆购置税减税71亿元,故6月车辆购置税同比增速下行8.2个百分点至-39.6%。若将减税部分还原,则可比口径下6月车辆购置税同比增速为-18.0%,较4-5月-53.4%、-31.5%进一步收窄。

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

6月公共财政支出同比增速表现相对平稳,当月同比6.1%,累计同比5.9%;6月支出进度占比11.2%,强于2020年同期,但弱于2016-2019年,下半年仍有追赶进度压力。结构方面,科技类支出再得头筹,录得23.2%,基建类支出中的交通运输支出、农林水支出增速也仍位于前列,基建支出合并增速上行2.7个百分点至9.3%;卫生健康、债务付息、社保就业等分项的分流效应也有所减弱。

6月一般公共预算预算支出相较收入端的明显回升,整体表现较为中性平稳,当月同比6.1%,累计同比5.9%,较5月变化不大。类似地,支出进度数据也反映了同样信息,6月支出进度占比为11.2%,与去年同期持平,强于2020年同期,但弱于2016-2019年。由于6月支出增速的平稳表现,因此1-6月的支出进度与其他年份同期的差距仍维持1-5月的水平,即持平于去年,弱于2016-2019年,强于2020年。由此可见,无论是公共财政的收入端还是支出端,下半年追赶进度的压力都较大。

支出结构方面,6月支出分项增速由高至低依次有:科学技术、交通运输、农林水事务、城乡社区事务、卫生健康、教育支出、社保就业、债务付息、环保支出、文化旅游体育传媒。

由此可见,6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速虽未表现强劲,但支出结构表现良性,除增速显著增高的科技支出外,基建类支出都录得较高增速,基建三项支出合并后同比增速9.3%,较前期上行了2.7个百分点。这一变化或与5-6月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较大有关,而这一支出结构与1-3月的较为相似,一季度同样受到新增专项债发行靠前的带动影响。此外,6月支出中的卫生健康、债务付息、社保就业等分项的分流效应明显放缓,整体支出结构较为合意。

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

广义财政方面,土地出让收入增速继续下探15.7个点至-39.7%,一方面存在基数因素影响,另一方面同期土地购置数据也欠佳。土地收入对应的支出增速也较前期下行9.5个百分点至-10.9%。但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仍较前期进一步上行至4.3个点至28.2%,主要来自5-6月发行的6320亿元、13627亿元新增专项债支撑。上半年以来,在土地收入下行、专项债发行前置节奏超预期的双重因素影响下,政府性基金预算收支形成显著分化趋势,而下半年随着新增专项债发行接近尾声,收支差额预计将逐渐缩小;这意味着下半年政府性基金支出的下滑亟待土地出让金代表的收入端修复,以及准财政工具的支撑。

6月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和其中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增速分别较前期下行了16.5个点、15.7个点,录得-35.8%、-39.7%。一方面是6月基数偏高,另一方面5月的拿地数据较前期进一步下行,且6月地产系多项指标也明显承压。受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增速下行影响,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安排的支出也较前期下行9.5个百分点至-10.9%。

但与之对应的是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仍未明显受到收入端的掣肘,6月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仍较前期进一步上行至4.3个点至28.2%,收支分化显著。

今年上半年以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支两端的分化趋势愈发明显,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累计同比录得31.5%,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累计同比-31.4%形成鲜明对比。背后原因在于支出端除了受到收入端的影响外,同时还受到新增专项债发行节奏的深刻影响,而今年上半年支出增速的主要拉动项无疑是后者。然而下半年随着新增专项债发行节奏渐近尾声,即便部分地区专项债支出节奏可能滞后,但支出端的支撑项依然将逐渐消退。因此,下半年政府性基金支出的下滑,不仅需要收入端即土地收入的修复,同时也亟需准财政工具的支撑。这一点我们在报告《扩张性的延续:2022年中期财政政策展望》中有详细拆分。

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

总体来看,6月公共财政收入表现相对较好,反映随着疫情减退和经济修复,财政端还是有一定弹性的。财政支出中的基建投资占比也再次回升。尽管下半年财政收支两端追赶进度的压力都较大,但我们在财政政策中期策略中对这部分缺口将如何补足已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与拆解。根据前期匡算,政府性基金预算预计将有1.5万亿元“缺口”,这部分缺口基本可通过现已落地的政策性银行增量政策工具补足;但倘若缺口进一步扩大,则需要关注是否有其他增量工具的谋划。

此外,在2022年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中,财政部对“下半年是否还会增加发行额度”的这一问题表示“下半年我们的重点工作,一是继续做好对地方的工作指导,督促各地做好专项债券发行收尾工作。二是督促地方及时拨付专项债券资金,压实项目单位责任,推动专项债券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

核心假设风险

经济下行超预期,海内外疫情超预期。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广发宏观 | 财政收入边际回升,土地收入继续下行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0')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