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年报“打马赛克”? 乌海银行2019年业绩忽“变脸” 净利润同比骤降99%

每经记者 肖世清

一直以来,监管对商业银行年度报告披露都有相应规定,由于种种因素影响,银行延迟披露或不披露的情况也不少见。但披露一份犹如被“马赛克”的年度报告,实属罕见。

近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资产规模约450亿元的乌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其官网披露的2020年年度报告,页面模糊不清,相关信息无法获知。

值得注意的是,在披露这份如同被“打马赛克”的年报前,乌海银行2019年各项盈利指标已急转直下。审计报告显示,该行2018年、2019年实现营收13.45亿元、3.13亿元,实现净利润7.79亿元、0.04亿元。这也意味着,短短一年时间,该行营收下降约77%、净利润下降约99%。

除了业绩“变脸”,2019年该行多项监管指标也急转直下,并与监管要求相差甚远。比如,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分别为0.01%、0.09%,监管要求应分别大于等于0.6%、11%。

记者近日以邮件形式向乌海银行发去采访函,就年报画质模糊、盈利及监管指标“踩红线”等问题咨询该行,截至发稿日,对方未予回复。

2020年年报“打码”,曾因提供虚假统计报表被罚

公开资料显示,乌海银行的前身是乌海市商业银行,成立于2006年9月,是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家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2010年1月,经原中国银监会正式批准,乌海市商业银行更名为“乌海银行”。目前,乌海银行总行内设17个部室,下辖1家异地分行、46家支行和1家营业部。

截至2019年末,乌海银行资产规模约450亿元,较年初减少约63亿元,下降12%;贷款余额262亿元,比年初增加82亿元,增长45%;负债总额412亿元,比年初减少58亿元,下降12%;各项存款余额273亿元,比年初减少38亿元,下降12%。

根据《商业银行信息披露办法》相关规定,商业银行应将年度报告置放在商业银行的主要营业场所,并按监管相关规定及时登载于互联网网络,确保公众能方便地查阅。

此外,商业银行应将信息披露的内容以中文编制成年度报告,于每个会计年度终了后的四个月内披露。因特殊原因不能按时披露的,应至少提前十五日向监管部门申请延迟。

此外,《办法》指出,资产总额低于10亿元人民币或存款余额低于5亿元人民币的商业银行,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确有困难的,经说明原因并制定未来信息披露计划,报监管批准后,可免于信息披露。

虽然该行按规定在官网披露了2020年年度报告,但画面极其模糊,年报信息也无法获知。记者在中国货币网等公开渠道中,也未查询到该行2020年年度报告。与此同时,该行发布的同业存单等信息也停留在2019年。但从其上市股东君正集团披露的参股公司经营情况可知,2020年乌海银行营收、净利润较2019略有好转,但还是远低于2018年。具体来看,2020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7亿元,净利润2674.03万元;2021年上半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79亿元,净利润2360.1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该行还因提供虚假统计报表,被央行乌海市中心支行给予罚款50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9年业绩“变脸”,多项指标不及监管要求

在发现这份如同被“打码”的年报后,记者梳理乌海银行近4年财报发现,该行营收增长乏力。尤其要注意的是,2019年该行盈利水平骤降,多项监管指标也未达监管要求。

乌海银行官网公布的2019年审计报告显示,该行实现营收约3.13亿元,较2018年末的13.45亿元减少了10.32亿元,降幅约77%;实现净利润379.19万元,较2018年末的7.79亿元下降超99%。

记者注意到,该行营收和净利润大幅“缩水”背后,利息净收入同比骤降。2019年该行利息净收入约为-3.21亿元,而上年同期的数据约为4.09亿元;对应的,2019年该行营业利润为-1.52亿元,而2018年这项数据为9.41亿元。

具体来看,在利息收入减少的情况下,该行利息支出大幅增加。数据显示,2019年该行利息收入约为16.47亿元,比2018年的17.95亿元减少了1.48亿元;利息支出约20亿元,比2018年的14亿元增加了近6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可能因为银行规模比较小,上一年度的利息支出积累到下一期,导致这一年度的利息支出增多。”

一般而言,息差收入在银行收入结构中占据较大的比重,2019年在存贷比高达96.01%的情况下,为何该行还倒贴利息呢?

一位银行内部从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尽管此前75%存贷比监管指标取消了,但从存贷比不是越高越好,超过九成已经是不够健康,这明显已超过行业标准的83%。可能存在的情况便是,资产端即贷款贷不出好价钱,负债端的负债成本又过高,从而导致了亏损。”

然而,乌海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该行成本收入比骤然升至141.6%,而2018年仅为23.42%。但监管要求不应超过45%。

此外,记者发现,乌海银行还有多项指标不及监管要求。根据《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核心指标》要求,商业银行资产利润率应大于等于0.6%,资本利润率应大于等于11%,2019年该行对应的这两项指标分别为0.01%、0.09%。

2019年信托投资规模骤降,票据业务亏损

自2020年以来,信托行业受到了一系列严监管。记者注意到,乌海银行2019年审计报告数据显示,该行信托投资规模也从2019年年初的82亿元降至年末的19亿元。

数据显示,该行2019年初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为116.4亿元,持有至到期投资规模24.09亿元。而到了2019年末,该行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缩至79.35亿元,持有至到期投资规模降至8.7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该行的票据业务也发展迅猛。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指出,2018年该行的贴现业务占乌海全市总量的80%。由于该行票据业务规模占比高且单笔金额较大,需要加强票据业务风险管理,防范因操作风险、交易风险等带来的损失。

其2019年审计报告指出:“由流动性短缺引发的转贴现快速增长,导致贴现与转贴现收益率部分倒挂,集中体现为票据业务亏损,这也是比以前年度利润减少的主要原因。”

此外,该行信贷业务结构集中度较高。2019年年报显示,该行期末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为52.61%,相比2018年末上升超过10个百分点,监管规定为不超过50%。在行业分类中,该行的信贷资金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制造业和采矿领域,超过了总信贷规模30%。

中诚信评级报告指出,乌海银行信贷资产在煤炭等资源型行业集中度较高,受宏观经济下行和行业信用风险持续暴露影响,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抵债资产较多且处置难度大,资产质量下行。

记者发现,2019年除了业绩“滑坡”外,乌海银行还曾领到大额罚单。因未足额缴存存款准备金,央行乌海市中心支行予以其罚款450万元的处罚,但当年乌海银行的净利润仅379万元。

实际上,乌海银行收到的行政处罚不只来自金融监管部门,还来自工商部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布的行政处罚显示,2021年2月14日和3月4日,该行均因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被罚。

再从股权结构上来看,乌海银行股权比较分散,其中自然人持股约15%。记者注意到,该行股东内蒙古天佑置业有限责任公司曾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涉及标的2700余万元。

2020年年报“打马赛克”? 乌海银行2019年业绩忽“变脸” 净利润同比骤降99%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