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养老信托中的银信合作 招行联合多家信托公司强势入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朱英子 北京报道 养老信托正当其时。

6月初,招商银行官方消息称,总行私人银行部近日推出“养老保障特殊目的家族信托”,旨在为老龄客户提供更好的养老金融服务。

据悉,“养老保障特殊目的家族信托”是一类特殊的家族信托,通过合作信托公司设立,可以是单纯养老目的信托,也可设为“养老+传承”混合目的信托,由招行担任财务顾问进行投资管理。

6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采访获悉,目前“养老保障特殊目的家族信托”还未有实际业务落地,第一单正在推进中,已确定参与合作的信托公司包含五矿信托、中航信托、外贸信托等行业头部。

“我们也正在研究养老信托相关的产品,但还未推出。”某股份行私行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有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国家正在加快搭建养老金融政策体系,预计随着支持政策进一步释放,养老信托将得到快速发展,成为养老第三支柱的重要补充,建议在法律法规上进一步对养老信托业务进行清晰界定。

两大养老属性

记者多方了解到,养老保障信托属于招行家族信托项下的子系列产品,同样是1000万元的设立门槛,预计可装入的财产有现金、保单等形式。

在该信托框架中,招行拥有客户关系的主导权和信托财产资产配置的建议权,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负责信托架构设计与搭建、按信托合同约定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按照招行和委托人协商后的指令执行。

其中,养老保障信托的“养老”性质主要体现在两点:

一是服务群体为老龄客户,一种形式是子女作为委托人设立养老保障信托,将父母设为受益人;另一种形式是老人作为委托人设立养老保障信托,将自己列为受益人之一,后续由招行团队测算养老资金需求、配置理财及保险产品,在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同时考虑当期开支及养老消费。

二是通过招行的合作方组织资源,向受益人提供衣食住行、老有所医、老有所学等增值权益。比如,受益人通过购买保险公司的一款附带养老社区入住权的保险,并将该保单装入养老保障信托中,便可享受入住权益。

五矿信托家族办公室副总经理储爱琴向记者表示,五矿信托作为受托人,在养老保障信托服务中还进行筛选推荐具有相应资质和能力的养老服务机构,并可对未来受益人选用的养老服务对养老服务机构进行受托支付。

“除了和招行共同推出养老保障信托外,我们还面向财富自营客户推出‘颐享世家养老信托’。”储爱琴解释到,2021年五矿信托推出了500万设立门槛的“颐享世家养老信托”产品系列,搭建涵盖养老社区、高端医疗、居家改造、临终关怀、意定监护五位一体的养老服务平台,目前按资管新规要求进行投资。

储爱琴介绍称,在产品上市前,其团队针对十余家养老服务机构做了长达4个月的现场尽调工作,通过多维度考评,筛选养老服务机构进入平台库中进行动态管理,目前已入库的机构不到10家。

储爱琴认为,搭建养老服务生态圈是业内共识,预计招行后续搭建的服务平台将会更加完善。

“我觉得招商银行这个产品重点可能是与保险产品以及与保险公司的养老社区服务相结合。”一位家族信托办公室负责人向记者推测道。

记者采访发现,上述3家与招行合作的信托公司中,均与专业养老服务机构有建立合作关系。其中,五矿信托和中航信托均在业内率先推出了养老信托的专属品牌,主要服务直销客户。

中航信托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于2020年9月推出了“鲲瓴养老信托”,设立门槛为1000万元,通过以单一信托账户为载体,实现了养老机构入住权的锁定、养老支出的锁定、养老代付权的锁定、传承收益的锁定。截至目前,鲲瓴系列信托成立了近200单,总规模达到30余亿。

而外贸信托早在2016年即与兴业银行合作,推出了国内首款养老信托产品“外贸信托-安愉人生系列信托”。在此之后,外贸信托在直销家族信托中也推出了养老系列产品。在养老资金信托方面,提供覆盖基本养老的资金保障;在养老服务方面,构建服务生态圈,实现全周期,多场景的养老服务;并不断探索养老和慈善的有益结合。截止目前,外贸信托实现涉及养老金信托24亿。

“对信托公司来说,通过将自身制度优势与养老服务产业相结合,能够大大提升信托产品的服务水平和质量,更好地满足养老消费者的养老需求。”外贸信托方面向记者表示,因此,近年来,外贸信托在养老产品方面的持续布局,又陆续与专业养老服务机构建立合作关系,通过养老信托产品嫁接养老专业服务,满足客户对于养老财产的资产配置需求、家庭成员的医疗保健需求、养老消费需求等。

养老信托初成长

《2021年信托业专题研究报告》指出,整体来看,养老信托在国内的实践仍较少,产品种类和范围比较模糊,并没有形成很成熟的产业体系,也没有很成熟的产品模板。

报告提到,业内虽有相关尝试性的试验产品,但整体来看大多只是普通的资金信托+购买养老健康产品的模式,并未体现养老金融在整个生命周期对于投资人的规划,且整体投资门槛较高,受众较小。

记者梳理2021年信托公司披露的年报发现,在年报中专门披露养老信托业务落地的公司不到10家,且多作为家族信托整体框架下的一项服务,有的则将其作为养老慈善事业去进行。

比如,天津信托2021年设立了3单养老慈善信托,共计59.82万元,主要用于为困难失能老人提供健康意外险,减轻老人居家养老负担; 以及基于失能失智老人的特殊需要,为老年人建立专业认知评估系统, 同时协助养老机构内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照护模式标准化建设。

上海信托则在年报中展现了养老信托另一种可能的发展方向:养老保障、福利计划等信托服务。上海信托称,可利用公司在信托服务领域积累的宝贵经验,根据企业员工在养老保障、福利提升、激励促进等方面的具体要求,为企业员工量身定制持续优质的资产管理服务,实现企业改革发展及员工福利改善的有机结合。

在参与养老第二支柱建设方面,信托公司年金业务资格则长期止步于法人受托机构和账户管理机构,且市占率偏低,仅有2家信托公司参与;职业年金市场上,仅有中信信托1家抢得一席之地。

但是,这一市场却还是被看好。中信信托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首次采取事业部模式,先后在需要重点发力的业务领域,设立了证券投资事业部、家族信托事业部、养老金事业部、运营管理中心,对转型创新业务给予考核倾斜和资源扶持。

外贸信托方面亦向记者表示,未来养老信托将会在养老服务产业中发挥着愈来愈重要的作用。

对于养老信托展业过程中碰到的障碍问题。某头部信托公司家族信托部人士向记者分析称,主要有两大难点:

一是受制于信托财产登记和税收制度的缺位,信托财产目前仍以资金为主,信托公司在接受委托人交付的不动产、股权、收益权、知识产权等财产或财产性权利时存在操作难度,税收成本较高。

“尤其老年人多以持有不动产作为养老资产资源为主,税收成本严重影响了客户设立信托的意愿。”该人士指出,建议尽快完善信托相关配套制度,包括信托财产登记制度及税收优惠政策。

二是养老服务范围广,专业门槛高,客户需求个性化强,而养老服务市场本身也存在养老设施不足、护理人员短缺、养老服务质量良莠不齐等多种问题,信托公司在短时间内难以筛选足够数量且优秀的养老服务机构并匹配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以致养老服务信托业务尚未实现规模化开展。

解密养老信托中的银信合作 招行联合多家信托公司强势入局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0')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