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价齐跌、揽储优势不再 结构性存款“式微”

在优化负债结构、利率普遍下行的背景下,曾一度被视为保本理财替代品、银行揽储利器的结构性存款日渐“式微”。交通银行日前发布公告宣布将于8月起陆续调整部分“周周盈”“月月盈”结构性存款产品的收益率区间,经比较,调整后的产品最高年化收益率有所降低。除收益率下调外,7月27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银行已无在售结构性存款产品,而个别银行发行的结构性存款产品也仅在部分地区销售。

量价齐跌、揽储优势不再 结构性存款“式微”

当前“周周盈”“月月盈”部分产品收益率情况

对于上述结构性存款产品最高年化收益率调整的原因,交通银行一位客户经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市场利率下降,结构性存款利率也会跟着一起调整。

交通银行手机银行App显示,目前在售的结构性存款产品除了“周周盈”“月月盈”系列,还有“稳添息”“稳添慧”两个系列。对于后两个系列目前是否有调整,交通银行客服人员回应称,“目前‘稳添息’‘稳添慧’暂时没有产品收益率的调整公告”。

从行业来看,据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不完全统计,2022年6月银行发行的人民币结构性存款平均期限为149天,与上个月持平;但平均预期中间收益率环比下跌2个基点至2.97%,而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3.58%,环比下跌1个基点。

谈及结构性存款收益率下调的原因,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认为,今年结构性存款实际收益水平整体下移,平均期限在5个月左右,实际收益率在3%上下,但远高于同期限的普通定存和大额存单利率,下调结构性存款收益率有利于缓解净息差收窄压力。

“结构性存款收益率下调主要是财政与货币政策持续发力,市场流动性充裕,推动包括结构性存款、存款及理财产品的利率下行。”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说道。

部分银行难觅结构性存款踪影

据了解,结构性存款主要由普通存款和投资金融衍生品构成,是商业银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产品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的波动挂钩或者与某实体的信用情况挂钩,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相应收益率的金融产品。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收益率下降的同时,不少国有银行个人结构性存款产品已“难觅踪影”。工商银行App、邮储银行App均显示暂无结构性存款;建设银行北京地区也无在售结构性存款,仅在安徽、重庆等地销售“利得盈结构性存款2022年第105期”“利得盈结构性存款2022年第106期”2只结构性存款产品。

不过,中小银行方面,部分银行结构性存款在售数量仍较多,例如,招商银行有“点金系列进取型看涨三层区间63天结构性存款”“智盈系列进取型看涨三层区间94天结构性存款”等多只产品在售,并于7月28日还将发售多只结构性存款产品;南京银行手机App也显示有4只在售结构性存款。

随着假结构性存款“清退”,在银行优化负债结构的背景下,结构性存款规模风光已然不再。央行最新发布数据显示,2022年6月,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约为5.56万亿元,环比下降4.85%,同比下降7.99%,相较于2020年4月结构性存款规模小高峰时期的12.14万亿元,已下降54.22%。同时,6月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也下降至2022年至今的最低水平。

谈及结构性存款规模整体下滑的原因,刘银平认为,结构性存款规模继续压降,其中,国有银行个人结构性存款规模压降幅度最大,个别国有行已停发个人结构性存款,一方面是受监管约束,另一方面是银行自身存在压降负债成本需求。

周茂华进一步分析指出,在强化存款市场监管的大背景下,银行主动调整负债结构,以降低综合负债成本;另一方面,财政与货币政策持续发力,市场流动性保持充裕,较大程度缓解银行负债端压力,导致揽储意愿有所下降。

将何去何从

事实上,结构性存款也曾有过一段辉煌时期。自2018年“资管新规”发布后,保本理财开始渐次退出市场,而在此期间,兼顾收益与风险的结构性存款一度成为保本理财的替代品、银行揽储的利器,彼时客户经理介绍结构性存款时通常会采用“保本保高收益”的话术,吸引客户存款,产品预期收益率4%以上的结构性存款产品屡见不鲜。

不过,2019年10月1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要求一年过渡期后,“假结构性存款”需整改完毕。此后,监管机构窗口指导部分大中型银行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随着结构性存款市场的规范和整改,规模、收益率也逐渐呈现波动下降态势。根据北京商报记者此前调查,在销售产品时客户经理会着重强调“只保障本金和最低收益率”。

对于后续结构性存款发行规模和利率趋势,周茂华认为,预计结构性存款规模下降幅度趋缓,一方面,银行积极主动加强负债成本管理,有动力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但另一方面,部分中小银行面临信贷需求回暖及负债压力相对大影响,进一步大幅压降动能不足。另外,随着经济加快恢复,结构性存款收益率改善也可能提升产品吸引力。

“未来结构性存款收益率和规模均有一定下行空间,但整体来看,降幅较为缓慢。”刘银平则表示,结构性存款属于高成本存款,银行要降低揽储成本,需要优化存款结构,下调高成本存款的量价水平。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李海颜

量价齐跌、揽储优势不再 结构性存款“式微”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0')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