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茅”被疑虚增利润39亿 牧原股份:倒推出栏均重论证减值测试不合逻辑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猪价接连上行的当口,养猪行业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热点。

近日有媒体发文质疑,由于在2021年财报中少计提39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牧原股份疑似虚增利润约39亿元。

对此,牧原股份证券部人士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回应:“减值损失是基于会计估计基础上的会计处理,减值测试有既定的程序及方法,年审会计师要对测试过程和结果进行审计。公司2021年末进行减值测算过程中使用的育肥猪预测销售体重为110kg,并非文中根据其他数据间接推算的118.7公斤。公司存栏生猪的可变现价值高于存栏生猪成本,不计提减值是根据减值测试结果做出的会计处理,完全符合会计准则的要求。”

回应称“不合逻辑”

2022年5月,牧原股份收到深交所关于公司2021年年报的问询函,其中提及,报告期该公司对上述存货均未计提跌价准备,要求说明原因及合理性。

此后牧原股份年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就曾回复认为,牧原股份存货的“可变现净值”高于“存货成本”,所以不需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不过对此,近日有媒体认为,“‘保育猪’转成‘育肥猪’时,牧原股份的成本约为600元/头,此时平均重量约为29公斤。利用行业公式和我们得到的数据,就可以算出这些猪的真正成本为1777.6元/头。比年审机构披露的饲养成本1559.53元,高出了218元。那么每头育肥猪就应该“计提”218元,总计提数额约为39亿元。”

对于上述质疑,牧原股份证券部人士认为,“上述文章中以育肥猪预测售价,除以市场销售价格,得到模拟均重,再乘以作者模拟的养殖成本,从而得出公司成本数值。但这种倒推出栏均重来论证减值测试的方式,跟真正减值测试逻辑并不相符。”

上述牧原股份人士称,文章中根据公式计算的结果与公司减值测试的结果存在较大差异,主要原因为文章所使用的公式“育肥期饲养成本=重量增长*料肉比*饲料价格*”,其中三个参数:重量增长、饲料价格、,与公司实际情况不符。

其一,公司在2021年末进行减值测算过程中,使用的育肥猪预测销售体重为110kg,这也是公司商品猪上市的实际均重水平,并非文中所说118.7公斤;公司使用预测销售均价为14.3元/kg,农业农村部统计的2022年1-4月生猪出场价格高于公司预测销售均价,公司进行减值测试时使用的预计销售价格与实际情况基本相符,具有审慎性。

其二,公司2021年末进行生物资产减值测试过程中,所使用的饲料价格为根据公司库存原料成本及加工费用等参数推算得出,低于文中3元/kg 的饲料均价。

其三,文章中采样的成本系数为,这一系数是通过间接方法粗略估算除饲料成本之外所发生的其他成本总和,而公司测算过程中是根据预计发生的成本直接进行测算。

“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理”

针对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问题,牧原股份此前已多次被问询或质疑。

长期跟踪生猪养殖行业的专家认为,牧原股份存栏生猪的可变现价值高于公司存栏生猪的成本。在2021年底公司对于当时存栏育肥猪、保育猪和仔猪销售时期的猪价假设分别为13.7元/公斤、14.3元/公斤和15.2元/公斤,在2021年12月底生猪价格为16.3元/公斤的背景下,这个假设是完全合理。此外,公司披露2021年4季度完全成本为15.25元/公斤,考虑 2021年公司头均生猪折旧摊销221元,对应2021Q4现金成本13.35元/公斤。预期售价高于现金成本,因此不计提减值也是合理的。

他表示,前期回复函中,中兴华会计事务所对于公司存货的计算方式已给出了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的结论。由于计算方式的不同,且假设系数不同会对于养殖企业成本计算产生较大偏差,因此难以通过简单的假设计算得出牧原股份实际成本偏高的结论。

该人士表示:“质疑文章中假设育肥阶段公司其他成本与饲料成本的比重为0.389:1,这与行业实际情况相比是偏高的。”该人士称,虽然文章说此假设来自于牧原股份,但公司公开公告并未披露此项。从行业生产情况来看,育肥阶段成本除饲料和折旧以外,主要为人工以及其他项成本。从人工成本角度,根据公司2021年年报,牧原股份头均生猪出栏对应职工薪酬222元/头,这是在全流程背景下,育肥阶段由于高度规模及自动化,人工成本预计占比较小,不会超过50%。且从公司过去沟通情况来看,公司人均阶段养殖规模可达3000头左右。按公司2021年员工年均薪酬10.7万元计算,育肥头均成本仅36元,考虑非瘟疫情后薪酬增长30%,对应育肥头均人工成本也只47元/头。

从其他项成本角度,育肥阶段占比更小。从全国农产品成本收益汇编来看,规模养殖在育肥阶段其他项成本成本仅80元/头左右,考虑牧原养殖效率处于行业领先水平,其他项成本应该较80元/头更低。

因此,从行业基本规律来看,其他项育肥阶段成本应该仅80+47元=127元/头,远低于文章中测算的303.6元/头。

此外该人士称,文章假设育肥阶段公司折旧成本与饲料成本的比重为0.12:1,对应育肥阶段折旧成本为93.6元,这也高于公司历史情况。

“按照文章测算,公司育肥阶段头均折旧达93.6元,而根据公司猪舍设计,育肥时间约90天,占养殖全流程180天的一半,因此育肥阶段折旧成本不应该高于全流程折旧的50%。而公司历史来看头均折旧基本在100元左右,非瘟后因为产能利用率下降,头均折旧成本也只上升至156元,因此对于育肥阶段93.6元的折旧成本假设或有所偏高”。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猪茅”被疑虚增利润39亿 牧原股份:倒推出栏均重论证减值测试不合逻辑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0')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