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原标题:“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来源: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从没考虑过留在国外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

近日

我校航天学院院长叶培建院士

接受采访时的一段话

让无数网友动容

11月12日

中央电视总台国际频道播出的

高端人物访谈节目《鲁健访谈》

将镜头对准了

“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节目中,叶培建介绍了

嫦娥四号落月遇险的经历

中国载人登月的进展和深空探测计划

讲述了至真至深的家国情怀

难忘瞬间

“嫦娥四号有惊无险”

“嫦娥四号很成功,但打上去那一会儿把我们吓得够呛,我们突然发现发动机不对,不该开的两个阀门开了,燃料大量流出来。我们立刻关上阀门,但也就二十秒,一二十公斤燃料没了。”少了那么多燃料,嫦娥四号还能不能飞到月亮并且落下去?叶培建称,当时所有人心里都在打鼓。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后来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经过千难万险,到最后落月的时候,还有一点燃料剩下。有惊无险。所以为什么我在落地以后我就拍了拍张熇,她一下眼泪就掉下来了。”其实从嫦娥二号开始,叶培建不再担任总师,但每次发射他都会坐镇现场。嫦娥四号的“有惊无险”,正是叶培建坚持坐镇的原因。“我们这样的老同志经历得多了,经验也多一些,可以帮助解决一些问题。”而这也正是薪火相传的中国航天精神。

探月之路

“实现中国的载人登月是完全有可能的”

2020年12月,嫦娥五号成功采回月壤,这是首次实现中国地外天体的采样返回,也是时隔44年,人类再次从月球采回样品。嫦娥五号带回来的月壤,将月球的地质年代向前提了10亿年。以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为起点,中国探月工程四期和行星探测工程将接续实施。“我个人认为,只要现在载人登月的技术攻关这么发展下去,只要国家下决心,在2030年之前,实现中国的载人登月是完全有可能的。”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叶培建介绍,当前太空探索绝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科学问题。“科学发展带动技术,谁能够引领太空技术,就说明它的各项技术都是很好的,反过来太空的技术也可以回馈社会的各项技术。一个国家没有这些东西是不行的。我们对月球年龄有新的判断,这本身就大大地提高了我们的地位,这种地位能带来的东西,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别人做的,我们要做,别人没有做的,我们也要做,别人已经做得好的,我们将来要想办法超过。”

家国情怀

“要为国家做点事情”

叶培建与许许多多中国航天人一样,将航天视为一生“金不换”的工作。“要为国家做点事情”这个朴素的信念是叶培建一辈子的坚守。“我们中国人的国家概念是非常强烈的,位卑未敢忘忧国。”叶培建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留学生,学成之后毅然归国。他曾被问及,留学归国时有没有思想斗争,叶培建称这是小看自己了,“ 我要回来要建设,要为国家出点力,我从来没有思想斗争过。”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2019年,叶培建被评为“最美奋斗者”。在人民大会堂颁奖现场,他首位登台发言。此番访谈现场,叶培建再次念出发言手稿,依旧让人感受到他澎湃的心潮。“我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入朝参战,冰雪交融,艰苦卓绝。中国人民取得了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但血的教训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强大的国防,就不能有一个真正的国家独立。一个国家不强大不行,我得做一点事情。”

深空探测

“下一步去小行星”

在浩瀚的宇宙中,有一颗小行星以叶培建的名字命名。叶培建称其实在命名这个小行星之前,他和团队已在开展小行星研究工作。“我们去了月球,去火星也布局了,下一步去哪儿?”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下一步去小行星。”中国航天人探索未知宇宙的征途从未止步。叶培建也给自己定了“小指标”,“中国的航天员能不能去小行星和火星对我来讲是个未知数,但我相信我一定能够看到中国航天员去月球。我一定要做好工作,让更多的人能去,而且能去到更远的地方。”

书刊编著

“让更多人看到中国航天发展技术”‍‍‍‍‍

近几年,叶培建又开始着手专业丛书和杂志的编著,让更多人看到中国航天的发展和进步。“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成立50周年的时候,我们发动国内的专家写了这套《空间技术与科学研究丛书》。这套丛书反映了方方面面的技术,比如电源、控制、导航、天线等等。为了走向世界,从这套丛书里面又提练出最能展现中国特色、中国水平的内容,和国外出版集团合作出版了一套英文版丛书。”叶培建介绍道,“现在,很多人要看中国的航天发展技术,就是通过这套丛书。很多高校已经将这套书当做教材用。”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叶培建还介绍了由他担任主编的《Space: Science & Technology》杂志。他说,在这本杂志之前,还没有英文版杂志在世界上讲述中国航天故事。“经过两年的策划,我们推出了这本杂志。这是和美国《Science》的合作刊,在国际上反响很大。”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节目的最后,叶培建拿起一面党旗自豪地说:“今年建党一百周年,在天安门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我在城楼上,当我看到直升机拖曳着党旗前进的时候,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因为这些旗帜都是航天五院做的。”制作旗帜的材料是用航天器回收降落伞一样的材料制作而成,不仅颜色艳丽,而且高速飞行状态下旗面完好无损。

2018年5月,叶培建院士受聘为我校航天学院院长。他表示,作为航天学院新任院长,深感荣幸,更感责任重大,航天学院理应成为南航特色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后将带领全院师生坚决贯彻“十六次”党代会的决策部署,做好人才培养工作,扎实推进学院各项工作,为国家培养更多优秀的航天人才。

他高度重视人才培养,亲自开设本科生课程《航天工程技术》、《航天工程概论》,在教学中不断注入、融合前沿知识,深入课堂、实验室、学生宿舍一线,给学生做报告、给青年教师上示范课;积极推进教学资源校企共享,从航天院所募集、共享近50套价值约数百万元的仪器科研设备投入一线教学。组织开展航天总师思政课程,给学生党员讲授“微”党课,并多次在开学典礼、毕业典礼中寄语南航学生,厚植爱国主义情怀。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他推动科研育人,鼓励学院教师深度参与国家重大航天工程,谋划了“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应急信标项目,学院优秀青年教师、20余名研究生参与研究其中;重构学院系所,规划和建设国家一流专业建设点航空航天工程专业,提出本科专业“光机电”一体化大类培养。学院获批了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教育部课程思政示范课程教、工信部校企协同育人示范基地,让学院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为培养航天接班人才作出了贡献,很好的践行了“大学者”的风范。

“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问这个问题是小看我了”,《鲁健访谈》对话“人民科学家”叶培建院士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