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蛭大王”折戟虚假广告

原标题:“水蛭大王”折戟虚假广告

他探索人工养殖水蛭方法,年销售额超500万元,并将探索出的养殖方法申报国家发明专利,红极一时。但开始宣传后,他的路走歪了。

“水蛭大王”折戟虚假广告

检察官在养殖基地查看水蛭养殖

“水蛭大王”折戟虚假广告

办案检察官讨论案情

“水蛭大王”折戟虚假广告张大永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100%养殖成功率”“不用打理,懒汉都能养的出”……这些让人怦然心动的字眼,吸引27个省、市649名学员与“水蛭大王”张大永(化名)签订水蛭养殖技术培训合同。张大永和他的“专业推广团队”入账3000余万元。

然而现实却是大部分养殖户养殖失败,血本无归。近日,张大永因犯虚假广告罪获刑一年十个月,被并处罚金;被告单位江苏蛭天下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化名,以下简称蛭天下公司)因犯虚假广告罪被处罚金50万元。案件尘埃落定,但经济损失仍未挽回。9月18日,30多名受损严重的养殖户向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司法局递交法律援助申请。10月初,当地司法局指派律师接收了诉讼材料,并协助被害人收集证据,准备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养殖水蛭获“第一桶金”

水蛭,又名蚂蟥,是一种广泛生活在湖泊、河流、稻田中的淡水吸血虫。下过水田的人都知道,水蛭会吸附在皮肤上吸食血液,越拽它钻得越深,人们唯恐避之不及。但水蛭具有药用价值,《神农本草经》中就有相关记载,作为中国传统的特种药用水生动物,随着近年来药用价值的深度开发,水蛭的市场需求潜力巨大。

1997年,张大永中专毕业,在上海一家工艺品厂当画师。他偶然从一本《中药材研究》杂志上看到:水蛭中含有的水蛭素具有溶血、消淤化肿的功能,水蛭干品作为20多种药品的原料,价高货俏,市场需求量大。于是,他买来鱼缸,从野外抓来水蛭,通过摸索和查阅资料掌握了一些养殖技术。在对市场调研后,他觉得这是个好的致富项目,便辞去工作,回乡走上了养殖水蛭的道路。

张大永在自家院子里砌了一个面积约5平方米的小水池,每晚都拿着手电筒出去,从野外捉水蛭放进池子里,前后放了近2万条水蛭。民间流传,日晒、刀割甚至火烧都杀不死水蛭,张大永觉得这种生物生命力如此顽强,怎么可能养不活?没想到几个月后,90%的水蛭腐烂,恶臭扑鼻。

原来水蛭生命力强,是野外低密度下生活的结果。第一次养殖惨败,张大永不得不重拾画笔补贴生计,但他并不甘心。他降低了养殖密度,不断摸索改进养殖方法,逐渐提升了水蛭存活率。经半年养殖后,他将水蛭制作成水蛭干卖给药材收购商。

要进行大规模人工养殖,就不能只靠野生水蛭作为养殖来源,要解决繁殖问题。当时学界专家认为,水蛭不能人工繁育。在养殖水蛭的前五年,张大永没有见到水蛭产卵。直到2002年,张大永挖蚯蚓做钓鱼诱饵时,偶然挖到一个蚕茧一样的东西,他剥开一看,发现里面就是水蛭幼虫,这才明白水蛭产卵必须要到陆地上来。从那以后,张大永给水蛭设计了产床,让水蛭有地方产卵,一个茧能孵化出40余条水蛭。兴奋之余,张大永还发现有的水蛭吃血、有的吃肉,个头大的宽体金线蛭最爱吃螺肉和蚌肉。于是他种了很多菜,用菜叶养螺,再用螺喂水蛭,形成生态循环。

2003年,张大永创办小型养殖场,2008年创办科研养殖基地,2010年养殖面积达110亩,年销售额超500万元。2014年成立蛭天下公司,专门从事水蛭养殖销售。2016年底,张大永将摸索出的“水蛭庭院立体养殖方法”申报国家发明专利,国家知识产权局予以受理。一时间,张大永声名鹊起,被冠上“水蛭大王”的称号。但此时,他的“致富经”开始念歪了。

“专业推广”来钱快很多

2016年,张大永认识了孙怀军(化名)。孙怀军觉得张大永应找专业团队进行包装,还把专门做推广的龙银生(化名)介绍给张大永。龙银生考察后,称可以帮助推广水蛭养殖技术,他获取利润分成。

那时的张大永正梦想着建造“水蛭王国”:招收学员学习养殖技术,再回收学员养殖的水蛭,达到一定规模后,进军医药业开展深加工……

于是张大永和龙银生达成合作意向:龙银生组建团队,负责养殖技术的推广招商、学员接待、组织考察、制作网站和宣传资料等,张大永负责学员技术培训,对学员养殖提供技术服务。每名学员缴纳6万至8万元技术转让费、管理费,费用七三分成,龙银生70%,张大永30%。

为了更吸引人,张大永和龙银生想出“懒汉养殖”口号,并在推广时突出“零风险、高回报”。在龙银生的操作下,蛭天下公司网站和宣传册上充斥着令人难以抗拒的字眼:“史上空前简单、超级成功保障”“保证100%养殖成功,不成功就退款”“原材料供不应求,市场缺口90%以上”“房前屋后,大人小孩都能养”……龙银生团队还通过搜索引擎进行竞价推广,只要在网站搜索“水蛭、水蛭大王、张大永”等关键字,张大永公司的网站就会出现在前三名显眼位置。

推广的轰动效应立竿见影。2017年2月至2018年9月,共85期649名学员前来学习,张大永对他们进行培训,举办技术交流会14场,上门技术指导140多家。看着学员们盖起座座养殖大棚,张大永觉得自己“水蛭王国”的梦想就快实现了。

相比辛苦养殖,“专业推广”来钱快很多。学员缴纳费用中,龙银生团队收取约2300万元,张大永分得约900万元。张大永向中间人孙怀军付了300万元介绍费,其余的用于公司开支、扩大养殖基地。然而,2018年下半年开始,陆续有学员反映水蛭存活率不高,甚至全部死亡,不少人血本无归。

2018年8月,李想(化名)养殖的水蛭大批量死亡。“培训时说生病可以治,现在水蛭生病了找他,他说已经没救了,还说是没有按照他教的方法养殖。”李想联合20余名学员到宿迁维权。同年10月,公安机关对该案立案。

抽样调查,成功率仅3%

由于案情复杂,宿迁市宿豫区检察院检察官刘岚提前介入引导侦查。侦查过程中,被害人都认为自己是受张大永欺骗才交了学费养殖水蛭,不光每人被骗数万元技术转让费,养殖中投入的资金也赔了进去。公安机关初步认为张大永涉嫌诈骗罪。

诈骗罪要求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他人财物。“但从目前证据来看,张大永多年从事水蛭养殖,具有一定技术,并且进行技术培训和指导,没有骗取他人财物的故意,也无法认定诈骗犯罪所要求的欺骗手段,不构成诈骗罪。”刘岚初步判断。

根据在案其他证据,刘岚建议公安机关调整侦查方向,侦查张大永和龙银生等人是否构成虚假广告罪,并撰写了超过10页的补充侦查提纲。

公安机关提取了张大永公司网站、宣传册等证据材料,多名证人证实,公司业务员电话推广中宣称水蛭养殖技术“基本不用打理,懒汉都养的出”。我国广告法明确规定,招商等有投资回报预期的商品或者服务广告,应对可能存在的风险有合理提示或者警示,并不得含有对未来收益作出保证性承诺、明示或者暗示保本、无风险或者保收益等内容。张大永等人的行为直接违反法律禁止性条款。

公司网站宣称“已合作养殖户100%养殖成功”,而在抽样的134名养殖户中,仅4人盈利,其他130人全部亏本,成功率仅3%。

为显示实力雄厚,张大永号称自己养水蛭年收入2000万元,并在宣传册里介绍江苏卫视等12家省级卫视对他的水蛭养殖进行深入报道。但事实上,这都是他臆想出来的,“2000万元是我算的理想状态,宣传册上印台标是我想在这些电视台进行宣传”。

此外,张大永还要求龙银生的团队在宣传中加上“荣获发明专利”。而实际上,直到案发一年后的2019年9月,“水蛭庭院立体养殖方法”专利才审批下来。2020年4月,该案移送宿豫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培训时怎么养殖都跟学员们说过了,他们不按我说的做,哪能成功呢?”面对讯问,张大永认为是学员养殖有问题才导致失败。

“你有20年的经验,清楚地知道养殖水蛭受水质、温度、饲料等多种因素制约,根本不存在‘懒汉养殖模式’,也不可能100%成功,但宣传中没有任何风险提示。”刘岚指出广告中最大的问题。

2020年8月,刘岚来到养殖基地,被取保候审的张大永当场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同月,宿豫区检察院对蛭天下公司及张大永涉嫌虚假广告罪提起公诉。今年7月19日,法院开庭审理了张大永及其公司涉嫌虚假广告罪一案。龙银生等人涉嫌虚假广告罪案正在侦查中。公安机关正在向龙银生和孙怀军等人追缴违法所得。

●专家点评

虚假广告罪,是指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行为,依法应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尽管社会生活中各种虚假广告屡见不鲜,但由于广告本身多少带有一定程度的夸大,情节是否严重在实践中难以把握,加上虚假广告行为往往与其他犯罪存在竞合关系,故虚假广告罪在司法实践中很少适用,一定程度上成为被虚置的立法。

现代社会,人们离不开广告。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不但误导消费者和公众,损害广告业信誉和发展,而且干扰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危害交易安全,危害性不可低估。针对虚假广告泛滥的现状,有必要对虚假广告持严格规制立场。一方面,刑事司法应唤醒几近沉睡的法条,提高违法犯罪的成本;另一方面,更需加大前置性行政执法力度。惟行刑衔接,共同发力,才能实现对虚假广告行为的有效治理。 (孙国祥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