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你的手机是雅黑、墨黑、月夜黑、萤石黑还是黑曜武士?

techsina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排名并列第三的汉字是“幻”和“境”,凭借14次出场,占据5.2%的使用率。“幻”和“境”没有实际形象,至少不是一种听到概念就想象出样貌的词汇,但与此同时又具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因此在手机厂商发明颜色名字时饱受青睐。

蓝色听起来太普通,那就叫幻蓝色;白色听起来太单调,那就叫梦幻白;黑色每家厂商都有,那就叫幻夜黑;紫色没有什么新意,那就叫幻影紫。

“境”则往往在四字配色中出现,绮境森林、幻境晨晖、银河秘境,营造出一种能猜出来是什么颜色就算我输的氛围感。

值得一提的是,“幻”和“境”时常成对出现,“幻境”以6次出场高居词汇榜榜首,力压晨曦、晨晖、薄荷、丝绒、极光、星河等具有实际含义的词汇。不管来自哪家厂商,名字中带有幻境二字的款式,几乎都是渐变色,可能因为幻境自带一种玄之又玄且五光十色的气质?

排名第二的汉字是“星”,共计出现20次,使用率为7.4%。星字最常被用来作为黑色或蓝色的修饰语,例如星夜黑,或星河蓝。OPPO和VIVO两家公司都曾推出过星夜黑配色;而星河则不约而同地被选择用来命名蓝色,如果名字里再带个梦字,那多半就是蓝色和粉紫的渐变。

比起“幻”“境”,“星”毕竟是一个有实际所指的汉字,因而以此命名的颜色也多半需要考虑到与星有关的实际意象。

手机配色常用字榜单中,排名第一的汉字是“光”。在270种新配色名里,“光”字总计出现22次,使用率高达8.15%,大概每出现12种新配色,就有一个名字带着光。

仔细想想也能理解,毕竟光的颜色由波长决定,而事物的颜色由它反射光的能力决定,用来命名颜色时,堪称百搭。在我们的统计样本中,就出现了阳光、星光、月光、极光、湖光、曙光、电光、流光、浮光和时光等。从具象到抽象,应有尽有,仿佛是一场带光字的汉语组词大会;被“光”命名的颜色也五花八门,绿的、紫的、黑的、白的、蓝的、难以形容的,总之取名字时,“光”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至此,想必我们已经可以取出一个最流行、最大众化、最受厂商欢迎的颜色名字了。综合使用率排名前三的汉字,这种配色名字就叫做“幻境星光”。

经过查重,暂时没有手机厂商推出过这款颜色的新品。比较接近的是荣耀从30系列开始推出的“流光幻境”,和从60系列开始推出的“幻境星空”,跟我们经由数据分析取出的名字重复率高达75%。

虽然刺猬公社暂时没有实力进军手机制造产业,但好不容易发明出流行色,我们决定找设计同事看看制作“幻境星光”工卡套的可行性。当我让她试着想象一下“幻境星光”这种颜色时,她停顿了一会儿,而后发来一张截图问我:“该不会是这?”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手机变色史

回顾手机“变色”史,当性能或功能出现重大革新时,颜色往往退居次席,成为那个不太重要的因素;而当同等价位手机的性能和功能逐渐趋同,无法提供充足的新亮点时,手机厂商们才会一遍遍地制造出新的颜色,来证明新系列存在的必要性。

即便是接近的颜色,也要取出不完全相同的名字。前一系列里的黑色叫月夜黑,新系列里的黑色就要叫星夜黑;价位1000+系列里的白色叫星钻白,价位2000+系列里的白色就要叫丝绒白。

于是,最近几年的手机厂商们,忙着炮制一大批新颜色,其中许多颜色的名字从未出现过,在搜索引擎中进行检索,唯一关联的结果就是被新颜色命名的手机。

变色对手机而言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前智能机时代,色彩也曾一度成为影响手机销量的重要因素。

1998年,前智能机时代的手机巨头诺基亚推出5110系列,这是诺基亚首款可换壳手机,拥有“随心换”功能,可以随意更换彩壳,可供选择的色彩多达七种。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和如今智能手机只能在背板颜色上做文章不同,诺基亚的彩色外壳可以同时更换前后壳,在新世纪初曾引领彩壳手机浪潮。此后,诺基亚推出过多款支持换壳的手机,“随心换”成为其标志性功能之一。

除了如今看起来因饱和度太高而显得有年代感的彩色,诺基亚也曾推出过一系列更有设计感的配色。例如2008年,诺基亚7510a系列问世,在国内,这款翻盖式手机被翻译为摩登波普系列。可供随心更换的彩壳颜色包括“翡翠绿”“旋风蓝”“迷醉红”和“摩卡棕”,取名方式和当下的几百种智能手机并无差别。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在摩登波普系列一口气把四种设计精巧的彩壳带到消费者面前的2008年,苹果公司最新一代智能手机iPhone 3G正式发售,只有黑白两种颜色。这一年,iPhone 3G的全球销售量将将破千万台,而诺基亚手机的全球销售量是4.68亿部,市场占有率超过38%。

但形势瞬息万变。2011年,依然只有黑白两种配色的iPhone 4S问世,当年出货量超7000万部,此后,苹果新机的年销售量进入亿部时代。虽然诺基亚在这一年仍占据手机厂商头把交椅,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时代更替已成定局。

身位领先者拥有定义流行的权力。智能机时代伊始,苹果公司把黑白两种颜色,和智能机紧密绑定在一起。华为在2011年推出的C8500只有黑色一种颜色,U8660有黑白两色,2012年推出的旗舰机Ascend P1同样只有黑白两色;三星2010年推出的Galaxy S系列则在黑白基础上增加了粉色,到2011年推出i9100时又回归到黑白两种颜色。

智能手机配色较为保守的时代,诺基亚是少数仍然坚持彩壳的品牌。2011年8月,诺基亚推出智能机500系列,还是熟悉的“随心换”配方。消费者购买新机时,都将获得2个可更换外壳,有黑蓝绿和黑橙红两套组合可选。

在国内,诺基亚的“换壳艺术”也有忠实追随者,主人公是如今已在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行榜中稳居前三的小米。

2020年7月,小米创始人雷军曾在微博发布一张小米1的照片,并且配文问:“周末收拾东西,找到了一台小米1,这个后盖很漂亮吧?”出现在照片中的,是2011年随小米1发布的蒙德里安款手机后盖,图案取自荷兰艺术家蒙德里安的画作。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小米3之前,可更换的多彩后盖一直都是小米手机主推的亮点之一,两种传统的机身颜色,附带多种可替换彩色背壳,是降低试错成本的同时提供更多个性化选项的方式。

换壳潮流走向终点的原因,是一体机全面取代可拆卸手机。当手机外壳成为机身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手机新颜色的研制既受限于技术发展,也要考虑一旦市场遇冷所要付出的代价。前者是条件所限,后者是策略选择。

2013年,苹果发布的iPhone 5S新增香槟金配色,这是苹果手机保持多年黑白配色后,首次新增其他颜色。开放预订1小时后,香槟金色款式即告售罄,黄牛市场溢价超过50%,国内用户为它取了个绰号,名叫土豪金。

香槟金、玫瑰金、金属红,多次跟着苹果追赶流行色后,国产智能手机首次主导流行色,是2018年开始的渐变浪潮。2018年初,华为P20推出极光配色,成为早期最畅销的渐变色机型。OPPO、VIVO、小米等国内手机厂商,以及三星、LG、索尼等海外手机厂商纷纷跟上,一时间,各种色调的渐变层出不穷。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但渐变色也不能直接被叫做渐变色,于是手机厂商们绞尽脑汁,为自己的渐变配色取出一个又一个新名字。渐变色手机,为本文所统计的270种新配色做出了重要贡献。

光渐变还不够,为增加色彩的独特性,手机厂商们还琢磨着干脆让手机变色吧。于是,像曾经在化妆品市场风靡一时的变色唇膏一样,遇光变色的手机背板被制造出来,等待消费者拿到阳光下,从流行的渐变色,变成当时更流行的克莱因蓝。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发展到今天,除开手机发烧友,普通消费者已经很难记清楚那些拗口的名字了。当山河大海、花草森林、银河星空的意象们在一遍遍重复中用尽,下一步手机厂商们要怎么取出新名字呢?是干脆吟一首诗,或是去山海经里找找灵感,还是去37万种植物里搜罗一番?

左手工艺,右手流行

如前文所述,手机厂商们推出新的颜色,既要考虑制作中能否实现,也要考虑市场是否喜欢。左手工艺,右手流行,一边是能不能,另一边是要不要。

功能机时代,手机机身材质多为塑料,那是上一次彩壳浪潮的基础。在功能机流行的时代,塑料着色工艺已相对成熟,固体、粉状、液态、膏状等不同形态的着色剂,被广泛使用于塑料加工产业中。手机机身,只是万千塑料使用场景中的一员。

到智能机时代,苹果公司从iPhone 4开始放弃质感更差的塑料,转而使用玻璃面板制作手机后盖。此后,除价位较低的5C系列,所有苹果新机的后盖材质都在玻璃面板和铝合金之间产生。

铝合金和玻璃面板质感比塑料好,散热性也更胜一筹,但在当时,着色工艺却远不如塑料成熟。2012年,首次从玻璃面板换为铝合金材质的iPhone 5系列,就曾遭遇严重的掉漆风波。——氧化铝后盖上喷涂的黑色涂层极易脱落,露出氧化铝材料原本的颜色,且因为黑色与金属材料颜色相去甚远,观感上很不美观。

第二年发布的5S系列中,苹果公司首次告别黑白双色,将配色改为深空灰、银色和流行一时的香槟金。这是三种和金属色泽更匹配兼容的颜色。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材料着色工艺问题始终是智能机时代限制手机厂商们发挥的重要因素。塑料、陶瓷、金属、玻璃、皮革等材料,都曾在智能机机身材料中占据一席之地。各种材料本身所具备的特性,及这些特性带来的优劣势,逐渐让不同价位的机型产生材料偏好。

2018年在国产手机中爆红的渐变色,主要使用的后盖材质是玻璃或复合板材,其中复合板材作为一种塑胶材料,在着色工艺成熟且价格低廉的同时,通过新的制作工艺达成仿玻璃质感的效果,因而逐渐成为中低端智能机市场的背板首选。

玻璃和复合板材成为主流材料,自此,手机厂商发明出的新颜色也呈现井喷状态。

但制造出像土豪金、玫瑰金或渐变色那样具有空前热度的新配色,却不是一件易事。当各家厂商纷纷掌握类似工艺,颜色的稀缺性不复存在,让配色成为品牌名片更无从谈起。最后消费者们得到的,是看起来差不多的颜色,和几百种记不清的新名字。

在时尚界,流行色是一个接受度很高的词。虽然细品之下,流行色也不过是潘通公司制造出来的一种概念。从2000年开始,这家曾经的印刷品公司,后来因为推动颜色标准化而闻名全球的色彩权威机构,每年都会公布当年的流行色。潘通召集来自全球的时尚界人士,从提案中筛选投票,这一小撮人会决定下一年哪种颜色将成为秀场的宠儿。

手机厂商,忙着发明颜色

流行色是一种定义而非结果,其背后是权力而非大众喜好。

这种被定义的流行色,也在逐渐侵入手机配色领域。华为、OPPO等手机厂商,曾多次和潘通展开合作,推出年度流行色手机。2017年的草木绿、2018年的紫外光色、2019年珊瑚橙、2020年的经典蓝等,都能在当年的新款手机中找到踪迹。

但和时尚界不同,在手机市场里,流行的定义权不掌握在时尚精英手中,而掌握在性能或制造工艺的领跑者手中。可以预见的是,当真正的颠覆性革新再次发生,再多新颜色都会成为背景板,如同当年黑白色智能机与彩壳功能机的跨时代更替。

回到最初的问题,“旅程”到底是什么颜色?

直到一个爱看脱口秀的朋友猜中了答案。“我猜是橙色,因为旅‘橙’嘛。”

热门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44')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6

精彩导读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44')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30')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