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银行圈的“光大现象”,五大行四家行长皆出一门…

股份行行长晋升为四大行行长,听起来似乎是大步的跨越,但这早已不是银行业首例:中国银行现任行长刘金便是从光大银行行长之职调任,而现任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赵欢此前的晋升路径更是与付万军极为相似,均是由光大银行行长履新的农行行长。

《行长要览》梳理银行高管晋升逻辑发现,能直接从股份行行长晋升国有大行行长的金融机构,似乎只有光大银行。光大银行作为股份行中“央企”国家队的代表,行长一直以来都是由光大集团党委委员、执行董事兼任,十分固定。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现任五大行行长之中,有四大行行长都有光大银行的履历。除却中国工商银行行长廖林之外,即将出任农行行长的付万军、建行行长张金良、中行行长刘金都直接或间接由光大银行行长转任,交行行长刘珺也曾出任过光大银行副行长、行长助理、光大集团副总经理。再加上现任国开行董事长刘欢,而这也构成了银行圈的“光大现象”…

从晋升时间上来看,最近几年光大银行的几任行长,无一不获得较快提拔,不出两年或晋升国有大行或调任地方成为“金融副省长”。

具体来看,付万军的前任行长为刘金,其2019年11月起出任光大银行行长,去年2月便晋升中国银行行长。刘金的前一任光大银行行长葛海蛟,上任不足1年便赴任河北省副省长,成为目前唯一从股份制银行入选的金融副省长;葛海蛟前任行长张金良担任光大银行行长两年后,赴邮储银行担任董事长;而张金良之前的行长赵欢同样任职两年后离开光大银行,先后出任农行行长、国开行董事长……

从业绩报告来看,今年前三季度光大银行营业收入1172.78亿元,同比增长0.43%;归母净利润365.91亿元,同比增长4.29%。三季度期内,公司营业收入388.24亿元;归母净利润132.92亿元,同比增长5.16%。报告期末,集团不良贷款总额441.88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8.22亿元;不良贷款率1.24%,比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

那么,下一任光大银行行长将由谁来接任,《行长要览》将持续关注。

起底银行圈的“光大现象”,五大行四家行长皆出一门…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经济观察报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经济观察报 对此不承担责任.